“中国经济-初心与再出发”—我院院长宋敏出席“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年夏季高峰会”

2018-09-12    武汉大学经济管理学院

  近日“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年夏季高峰会”在红色革命的“初心之地”南昌举办,主题为“中国经济:初心与再出发”。600余名商界翘楚、学者专家云集于此,回顾中国经济改革的“初心”,探索新形势下的“再出发”。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宋敏受邀出席并参与对话。

11.jpg

 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成立于2001年,始终秉持自由、平等的精神,并将“帮助和关心更多新兴企业和企业家的成长、促进企业家成为社会和国家重要的建设力量”作为一贯的宗旨。从2004年开始,该论坛先后在深圳、贵阳、大理、廊坊、武汉、合肥、郑州、重庆、西安、银川等地举办夏季高峰会。

  本届夏季高峰会共有16个论坛专场,在为期三天的议程里,聚力生态中国与后发区域、明晰社会企业家的责任;解读金融大开放及影响、共议大环境下的应对之策;解码“佛山样本”之功过、透视全球制造业新格局;聚焦互联网、大健康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等热点,着眼商业发展新方向。在一场场思想交流与碰撞过程中,商界、学界、政界的嘉宾们回顾中国经济改革初心,探索新经济形势下的机遇与挑战,为江西经济社会发展建言献策。

22.jpg

  【金融论坛】2018:金融大开放及影响

  在主题为“金融大开放与影响”的【金融论坛】2018分论坛中,我院宋敏院长谈到金融开放的实质、挑战、努力方向相关问题。

  问:金融开放是否会真的开放,是否会让外资控股?

  答:金融的开放是一种服务业的开放。它确实跟所在国家的监管、文化还有商业模式紧密相关,例如中国式关系。所以,即使金融市场真正完全开放,外资银行也很难短期占据中国的市场。除本土商业环境的不适应,还有资本开放的问题。

  问:也就是说对于中国本土金融机构冲击不会太大?

  答:以中国为主战场,冲击不大,以香港为例,香港更适合西方金融机构来运作,但在港中资金融机构占比已逐渐上升。源于其主要客户是中国的。在大陆,中资金融机构应该更有优势。但中、外资银行互补性很大,做国外的业务、“一带一路”投资的业务,一些外资银行会比本土银行有优势,这些可以通过开放、互相交流达到更好的平衡点。

  问:香港市场内地金融机构以及内地资金占比越来越大,是好事还是坏事?

  答:很难说,中资金融机构除特殊优势之外,成本较低;外资银行费用很高,但服务好。两种模式好坏很难判断。实际上,中国的商业模式对西方金融的模式有很大冲击,因为西方金融模式运作下成本确实很高,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事情。

  问:您刚刚提到“资本项目”的问题,其实大家最关注的是对普通人来讲,能否办外币,能否用外币投资,这部分管的比较严。如果这部分开放,会有什么影响?会彻底放开吗?

  答:理论上双边都开放资源配置才会更加有效,只有在资本开放有效的情况下,外资金融机构才能真正进来,这肯定是一个应该努力的方向。但“项目开放”是一个很大论题,需要以“我”为主的逐步的开放,不能在外部压力下被迫开放。另在当下这个时点,时机也要把握好,因随着美国的升息和缩表,全球整个流动性存在很大的问题,发展中国家问题已经开始浮出水面。如果在这时候顶不住压力贸然开放,可能会有很大的风险。所以一方面我们要开放,另外一方面也一定要以我为主,逐步的把握好,所以只有我们自己的金融体系的韧性、效率、监管能够提高,才能开放。

  【工行私银专场】2018:投融资创新服务

  在主题为“投融资创新服务”的【工行私银专场】2018分论坛中,我院宋敏院长分享了包括出台资管业务新规,规范银行表外融资,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,理顺投融资服务机制方面的探索和思考。

  宋院长谈到,投融资怎么样做得更好?我国的资金是比较充足的,但同时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是众所周知的问题,而由于大部分资金是在银行里(银行资金50%以上是储蓄),银行目前是以国有银行为主,他们对中小企业融资的服务、消费者的贷款服务是不够的。大笔储蓄存于银行,真正服务又没有服务到需要资金的地方。就会产生所谓的影子银行。银行通过理财产品,满足储蓄者的需求,就出现一个极大的影子银行。老百姓的资金通过银行到影子银行,层层加码到企业手里成本已然很高,这跟中国的金融体系确实是相关的。

  另企业发债需要AA、AA+的评级,某些公司通过做抵押担保把评级提到AA,AA档次的企业水平良莠不齐。在出现“资管新规”的时候,投资者因顾虑AA评级的真实性而不投AA,这就产生了流动性危机。规避这一问题要求银行发更多的贷款,对城投债风险的系数要降到零,也会存在一定的问题。

  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?其根源是中国金融体系结构不合理,包括直接融资中股票融资、股权融资,债券占比不够。市场自然流动性需要放开IPO,加强退市,留下好企业,淘汰坏企业,任重道远。

  我们看到对外开放下金融体系的新变化,在外部的压力下开始主动大力度地开放。外资来了如何监管、有无监管能力等仍是讨论的议题,但方向是正确的。“狼来了我们不怕,我们可以与狼共舞”,WTO开放二十来年,外资要适应中国的监管政策、商业模式,并没有在中国的金融体系里产生重大影响。但是外资引入所产生的鲶鱼效应是值得肯定的。但为何不能对内开放?为何不能对民资开放?这是需要的,因为本土金融体系是需要适当的机制来冲击它。

  另外数字金融,如P2P出现乱象,其主要原因是缺乏监管而非P2P的模式。而我们忽略了很多P2P信息服务掩盖下的欺诈实质,当然也不能P2P当下存在问题就一刀切。数字金融行业如果真正对信息进行分析,得到信用,产品优质,控制好风险,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方向,因为它可以填补传统金融体系的空白。中国金融体系的问题复杂性、系统性决定了改革只能循序渐进、内外双边开放、提高监管能力来进行。(经管对外联络办公室综合整理)

  文章来源:武大经管校友会

Copyright(c) 2005-2017  蒂典鼎盛国际管理咨询(北京)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TEL:010-68488139  QQ:365378162  Email:bschool@vip.sina.com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北蜂窝路甲15号  邮编:100038

京ICP备12029576号-1 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8819号